首页 新闻公益正文

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
admin 公益 2020-07-01 13:27:59 10 0

原标题: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
适逢雨季,6月29日下午三点前后,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西沟乡西沟村下起了瓢泼大雨。这雨水恰似西沟村村民的泪水,因为村里91岁的老人申纪兰去世了。


  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 span class=

申纪兰遗体告别仪式在长治举行,大批群众前往吊唁。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

申纪兰是西沟村村民,195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历任平顺县西沟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副社长、西沟金星经济合作社社长、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,平顺县委副书记,山西省妇联主任,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

但是,申纪兰多年来一直坚持“不领工资、不转户口、不定级别、不坐专车、不要住房、不脱离农村”,始终在农村从事劳作。在申纪兰的带领下,地处太行山区的西沟村发展乡村旅游,创办扶贫工厂,老百姓的日子渐渐富起来了。

6月28日上午,西沟乡党委干部李明亮(化名)在网上看到了申纪兰去世的消息后,悲痛不已,忍不住在办公室大哭了起来。李明亮习惯称呼申纪兰为“申主任”。他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“我们经常会在村里碰面,也会参与她的一些工作,网上有很多人理解不了申主任,跟她接触下来,我会更明白她很多话的内涵。”


  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 span class=

申纪兰家外景。

展开全文

“没想到走得这么快,从查出病情到现在,才半年多的时间!”今年80多岁的郭爱巧是申纪兰的邻居,回想起这个老街坊,她心里止不住的悲伤。

与郭爱巧一样的村民还有很多。6月30日中午,申纪兰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,申纪兰的骨灰被运回西沟村,根据其家属意愿,在老家举办追悼活动,西沟村以及周围几个村庄的许多村民自发结集,前往吊唁。

最后的相见

申纪兰去世后,很多与其亲近的人都会回忆起与其最后一次相见的画面。

郭爱巧最后一次见申纪兰是在今年3月份,申纪兰接受住院治疗后回到了西沟村,听说老邻居回来了,她赶紧和老伴儿一起去看望,当时感觉申纪兰的气色还不错,“没想到这么快就恶化了!”


  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 span class=

申纪兰家门口贴着“党员承诺牌”。

李明亮曾经收藏过很多申纪兰的书,有十多本都让申纪兰签了名。但是,放在办公室里的书经常会被到访的人看到,看到后便要索要,他也不好拒绝,最终这几本签名的书都被别人拿走了。

“如果我知道申主任会这么快离开我们,我一定会让她多给我留下一些念想。”李明亮回忆说,最后一次见申纪兰是在全国两会前夕,申纪兰从医院回到了西沟村,村委会欢送她参加全国“两会”。

申纪兰堂妹的儿子秦川(化名)最后一次见大姨申纪兰是在今年清明节假期。秦川连同他的妈妈、姐姐和哥哥一起去申纪兰家看望,当时申纪兰刚做完手术,身体很虚弱,在病床上还坚持工作,但是见到他们一家之后很开心。

“大姨见了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‘听党话,跟党走’,我们几个后辈也是这样做的,很理解大姨的初心。”秦川告诉澎湃新闻。

直至去世前几天,申纪兰还不忘村里的发展。平顺县前任县委书记陈鹏飞对媒体称,6月26日,也就是申纪兰去世前两天,他和现任县委书记吴小华到医院探望申纪兰。病重到已体力不支的申纪兰仍然坚持坐起,对他们再三叮咛:“我已经老了,没多少时间了。你们一定要按党的指示办事,听党话,跟党走,扑下身子,真抓实干,为民造福。”

6月27日凌晨4点,病床上的申纪兰将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叫到身边,交谈了一个多小时。言语中,西沟村仍是她一生的牵挂。“现在你铺开摊子,要办一件成一件。西沟村能有今天是大家努力的成果,不能让西沟村塌了。”

申纪兰去世后,郭雪岗发了一个朋友圈称,“敬爱的申纪兰主任,你虽走了,但永远活在西沟人民心中!我们将继承您的遗志,传承您的精神,始终听党话跟党走,永远艰苦奋斗,永远改革创新,努力完成您的嘱托教诲,决战决胜脱贫,推进西沟乡村振兴,实现富民小康,不辜负您的殷切期望!”


  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 span class=

申纪兰平日常去的大槐树下。

不拒到访者

在西沟村,申纪兰家的住宅并不显眼,就是普通的二层砖瓦房。在其门口,贴着申纪兰的“党员承诺牌”,牌子上写着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全力帮助全村人民共同致富。”

她是这样承诺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生病前,只要不外出开会,每天早上六点,申纪兰就起床准备工作,有时候会在家里,有时候会在村里的大槐树下,有时候也会去村委会办公室。

“申主任只要听说谁家遇上麻烦,她不等对方上门求助,会主动找到对方家中,详细了解问题,商量解决办法,如果她帮不上忙,就会寻找组织帮助,这才是真正的深入群众。”李明亮回忆说。

“她年纪大了之后,体力自然会下降。”申纪兰去世后,李明亮接待了很多来访者,说话说到口干舌燥,他想到申主任经常一天要接待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到访者,会说更多的话,跟更多的人不厌其烦地耐心解释,很难想象这样一位高龄的老人是如何坚持下来的。

“外面的人想见申主任,直接来就行,不需要预约,只要她不去开会,在她家、村口、办公室,总有一处能看到她。到访者会把相关材料交给申主任,她会尽快把材料梳理好后,交给有关部门。”李明亮称。

1954年,申纪兰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。从25岁第一次当选至今,她是唯一一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。

虽然是全国人大代表,但是申纪兰并不会为西沟村争取特殊照顾。李明亮观察发现,申纪兰会经常在村里的大槐树下跟村民攀谈,也会谈到村里的水、电、路如何修,但她想到的不只是西沟村,而是所有农村的普遍问题,并且想如何从党委政府层面解决农村发展遇到的困难,这样就形成了她成百上千的议案建议。


  “农民代表”申纪兰:无偿让企业冠名促就业,拒亲朋私事请托
 span class=

西沟乡人大代表联络站。

无偿让企业冠名

申纪兰更希望西沟村可以自力更生。

“她和土地的感情很深,感觉每一块土地都寸土寸金,多年前西沟村提出的口号是‘上山植树造林,下山筑坝造地’!”郭爱巧说,上世纪八十年代,申纪兰带着乡亲们天不亮就上山植树造林,在荒沟中筑坝造地,种了松树和果树。后来,她又带领大家先后建起硅铁厂、磁钢厂等多个企业。

澎湃新闻在西沟村走访发现,而今的西沟村被葱葱绿树、重重青山环绕,硅铁厂、磁钢厂已经没有了,现在建起了粗布厂和服装厂,其中有一家名为“山西纪兰潞秀家纺有限公司”的企业还用了申纪兰的名字作为公司名。

“她总说‘就是个名字,用就用吧’,这些她都是分文不取的,免费让企业使用,这也是企业到西沟村的条件,企业来了,可以解决西沟村以及附近几个村的就业问题了。”李明亮解释说。

秦川也说,“大姨一直教育我们要低调,她干很多工作都是分文不取,想的都是别人,家里的收入主要是来自于务农,她是一个对吃饭不讲究的人,自己一个人经常糊弄糊弄吃饱了就行。”

申纪兰的三个子女、还有秦川等亲属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找到的工作,还有不少亲戚仍在家务农,申纪兰从来没有为他们后辈的私事出过面,有亲朋想找申纪兰请托办事,他们几个后辈还要主动跟人做好解释。

“我们都觉得她是国家的人,这是她传递给我们的家风,她对我们的教育让我们很受用,我们这辈的人在单位从来不声张自己是她的亲戚,多数同事朋友都不知道这层关系。”秦川姐姐的工作单位效益不好,濒临破产,收入也没有保障,即便是这样,她也没向申纪兰诉苦、请托办事。

申纪兰这些坚持不应仅是小家的家风,还应该传递给更多的家庭。来自山西太原的初中老师杨静彦就在做这项工作。

去年,杨静彦在准备给学生上一堂作文课时,看了一篇讲申纪兰的文章,文章中讲了很多她的故事,于是她就把故事讲给了学生们听,学生们很感兴趣,也很喜欢,还练习着用自己的语言把这些故事写下来。

杨静彦原本计划今年春节后就来拜访申纪兰,但是受疫情影响没能成行,没想到成了遗憾。6月30日上午,杨静彦乘坐五个多小时的火车,从太原感到长治,参加申纪兰遗体告别仪式。

“我希望能了解更多关于申纪兰的事迹,回去讲给学生们听。”杨静彦这样告诉澎湃新闻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 返回,查看更多

评论